印纪传媒 002143 股吧

印纪传媒 002143 股吧与传媒

原标题:独家|实控人涉“赌”输掉数十亿身家?印纪传媒退市内幕:大股东以1亿资金撬动25亿股票套现涉操纵股价案始末

导读:据叩叩财讯获悉,印纪传媒从2017年底开始,便陷入了资金链严重紧绷之中,随后其大股东更是通过各种方式套现。更有消息人士透露,印纪传媒实控人肖文革之所以对资金极度渴求,主要原因并非投资或改善生活,而是源于“涉赌”豪输巨额资产,而在2018年底被爆出赌博输掉百亿资产而造成公司破产的金立手机董事长刘立荣,与肖文革便是同为“赌友”。

本文由叩叩财讯(ID:)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陈渝川@北京

编辑:翟睿@北京

在苦苦支撑了一年多之后,印纪传媒()的退市终成定局。

9月6日,早已戴帽为ST印纪的印纪传媒报收于0.64元/股,这是它连续第17个交易日股票收盘价低于1元。

按照深交所有关退市制度规定,若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那么其将触发有关规定而被终止上市。

显然,ST印纪想要保住上市之壳的大势已去,在接下来的三个交易日中,即使它每日收获5%的涨停,其最高股价也仅为不到0.76元/股,已经不可能在短短三日内将其股价推高至1元以上。

眼见其起高楼,眼见其楼倒了。

回想起5年前,印纪传媒以60亿估值借壳高金食品而完成上市之时,英文缩写为“DMG”的印纪传媒曾也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娱乐品牌IP操盘手”这一拗口的资本口号,也曾从其嘴里毫无廉耻地一遍一遍向市场传导“洗脑”。2017年3月,印纪传媒更是以每股股价元创下了465亿的市值新高,将华谊、光线等一众影视娱乐公司甩在身后,被誉为传媒第一股。

作为实控人的肖文革,以在印纪传媒中以直接或间接曾一度超过70%的持股比例,随着其成功上市,一时间上遍诸多国内富豪榜单,甚至还因最高达349亿元的身家,成为川股富豪第一人,被视为四川首富。

当上市之初那欲借资本之势打造顶级影视巨头的豪言犹在耳,在几年后即将以因“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面值”的终曲退市收场,或许谁也没有想到,若以9月6日的股价计算,仅仅两年多时间里,ST印纪的市值就已经从465亿缩水为区区11亿,这一强烈的对比,在让人由衷感叹命运戏剧化的同时,也不得不让人质疑近年来ST印纪内部在资本市场运作方面所可能存在的种种猫腻。

“实际上自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印纪传媒就已经基本上注定了其退市的命运。从那时候开始,除了内部员工大幅裁员,业务已经大面积停滞外,其实控人肖文革以及现任董事长吴冰等人就已经基本上人间蒸发,已经完全放弃了对企业的管理和自救。”一位接近于印纪传媒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印纪传媒无论是经营层面还是资本市场层面的转折点都始于2017年底,而当时正是其借壳上市后股权解禁期满之时,这座外表一度看似繁花似锦的资本大厦在随着解禁期的到来时便逐渐开始倾塌。

公开资料显示,印纪传媒曾有三位核心创始人物,分别为负责创意的美国人丹&;密茨、原董事长肖文阁和负责管理的吴冰,在前期以公关业务见长的印纪传媒分发给媒体的软文中称,“丹.密茨把广告艺术做到极致,肖文阁在处理政府关系和人际上游刃有余,吴冰在文化传媒圈一直被标榜为‘中国的好莱坞女制片人’。”

然而如今的局面是,丹&;密茨在上市公司中早难觅踪影;肖文革虽然身为印纪传媒实际控制人,但其早已在2015年底便请辞董事长一职,如今同样不知所踪;在原有财务总监、董秘辞职后,一人身兼董事长、财务总监、董秘数要职的吴冰,却早已入籍美国,近几年来,吴冰一直称病长期滞留美国。

“退市不退市,对于实控人而言都没有太大的意义,早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肖文革等人通过不同方式就已经从印纪传媒中套现30多亿,其中至少有25亿是通过操纵拉高股价的方式违法违规进行的。”上述接近知情人士表示,虽然在2018年下半年,印纪传媒方也曾想过找接盘方注入资产或资金的方式以挽救濒临退市的局面,但无奈印纪传媒内部实际资金漏洞太大,加之近年来监管层对影视娱乐行业的政策导向收紧,无人敢接手这一烫手山芋。

“应该说印纪传媒很早就已经放弃了自救,各方都在等待退市终局的到来。”上述知情人坦言。

实际上,将印纪传媒的彤塌归咎于所处影视行业遇冷的行业周期问题,并不客观。

据叩叩财讯获悉,印纪传媒从2017年底开始,便陷入了资金链严重紧绷之中,随后其大股东更是通过各种方式套现。更有消息人士透露,印纪传媒实控人肖文革之所以对资金极度渴求,主要原因并非投资或改善生活,而是源于“涉赌”豪输巨额资产,而在2018年底被爆出赌博输掉百亿资产而造成公司破产的金立手机董事长刘立荣,与肖文革便是同为“赌友”。

叩叩财讯早前曾就有关事宜向印纪传媒方求证,截止到发稿之时,印纪传媒方未对上述信息作出回应。

1)资本的玩意儿

显然,无论印纪传媒退市与否,其中涉嫌违规的资本运作是并不应该随着其在资本市场之旅的终结而被忽略的。

从目前种种迹象表明,印纪传媒的上市其初衷或许便是一场资本的玩意儿。

2017年11月20日,是印记传媒借壳高金食品期满三年的日子

按照有关规定,印记传媒实控人肖文革及其关联公司的持股也在当日正式获得解禁。印纪传媒的有关公告显示,肖文革和通过其实际控制的印纪华城、印纪时代一共持有印纪传媒亿股,占印纪传媒总股份的%。

与此同时,在2017年4月宣布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而停牌的印纪传媒,也在2017年10月末面临着重组失败复牌的危机。

或为了配合肖文革此后的减持,也或为了应对重组失败而带来的股价暴跌,在2017年10月,印纪传媒内部有关人士便开始在市场寻找股票配资业务合作伙伴。

“印纪传媒方面出面寻找配资的是其一位李姓的财务负责人和郭姓高管,最终其与注册地为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某股权投资机构签订了配资协议,双方决定筹措资金,利用资金优势,对印纪传媒的股价进行‘管理’。”一位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根据协议,双方以约1:4的杠杆进行配资,既印纪传媒方以1亿元作为协议约定保证金,另一方则作为劣后为其配资4亿。

据叩叩财讯调查获悉,印纪传媒该1亿参与配资的现金,分三笔在2017年10月底之前到达配资双方约定的账户,其中两笔共计8800万元的资金,则是通过一张姓自然人账户划拨,另外1200万元则是通过浙江东阳某影视公司名义打款。

该张姓自然人,现年25岁,疑似为印纪传媒董事长吴冰的助理。

在上述资金与配资到位后,2017年11月开始,有关投资机构自行发起和控制的多个信托产品和资金账号按计划分步开始大量购入印纪传媒公司股票。

从2017年11月至2018年1月中旬,该一系列配资账户累计购买印记传媒股票市值近4亿元。整个过程存在利用集中资金优势,通过大量的连续交易、盘中拉抬、虚假申报、自卖自买等手段对印纪传媒股票实施操纵。

在该一系列账户的操纵下,印纪传媒股价一直维持在13-14元之间横盘运行。而另一边,印纪传媒实控人和关联高管的减持大戏则巧合地在此刻悄然启幕。

2018年1月30日,印纪传媒发布了一则《权益变动提示性公告》。公告中称:实控人肖文革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的6.03%转让给安信信托,转让价格为元/股,低于当日的收盘价元/股。在这次交易中,肖文革直接套现13.6亿元。

另一位在印纪传媒内任职的神秘高管——张彬,也趁着股价企稳之际,通过二级市场大幅套现,据公开资料显示,张彬的次轮套现始于2017年12月21日,其后于2018年1月24日前进行了5轮减持,共减持1200万股,减持的股价则在13.08元-14.4元之间,共套现1.67亿。

说到张彬的神秘,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也有所提及。

而根据印纪传媒历史沿革,2014年前,张彬长期任职于北京公交集团,之后便一直在印纪传媒担任监事一职。

更令人惊奇的是,印记传媒的三位创始人,除了肖文革外,其他两个都未在上市公司内持股,然而,这位出生于1985年的神秘自然人却一度持有印纪传媒近7%的股权,成为仅次于肖文革的第二大自然人股东。

从2016年开始,张彬便不断地套现印纪传媒,截至到2018年10月,张彬已经套现近9亿。

2018年1月31日,随着肖文革套现13.6亿的消息传出后,印纪传媒于当日大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6%,到了2月1日,当天10点半时,印纪传媒盘中突然直线闪崩以跌停收场。

“2018年2月1日的印纪传媒的闪崩则与其另一个配资盘遭遇平仓有关。”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印纪传媒的在2018年2月1日的盘中闪崩,引发出一系列的事故。

印纪传媒在当日盘后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股票出现跌停情形,使得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肖文革与印纪华城部分质押给质权人的印纪传媒股票在质押到期前触及平仓线,为避免股票价格异常波动,印纪传媒股票于2018年2月2日起停牌。

停牌后不久,印纪传媒便以宣称重大资产收购为由,拉开了又一次的停牌大幕。

然而,肖文革即使在停牌期间依然不忘记进行股权套现。

2018年5月8日,既印纪传媒的停牌期间,肖文革及其全资子公司印纪华城合计协议转让5%的股份给神秘自然人于晓非,其转让价格定为11.80元/股,也低于停牌时的收盘价12.11元/股。在这次交易中,肖文革又成功套现10.4亿元。

通过上述两次累计减持,肖文革在其持股解禁后,短短半年内套现约24亿元。

2018年7月9日,在经过数次拖延复牌时间后,在监管机构要求下,印纪传媒复牌,并宣布资产收购失败。

其后股价迎来接连7个跌停,市值蒸发上百亿。

虽然如此,但印纪传媒实控人及关联人士则涉嫌仅用1亿资金撬动杠杆完成了超过25亿资金的套现。

“印纪传媒的此次资产重组实际是为了避免实控人爆仓而采用的缓兵之计,试图通过停牌来拖延时间,边停牌边寻找真正的重组方,但最终皆以失败告终。”一位接近于印纪传媒的有关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印纪传媒曾在2018年4月下旬,向多家中介机构寻找潜在重组方,肖文革欲以让渡股权的方式引入战投,其要求最好是资金雄厚的地产企业,对文娱方面有协同发展者。

2)实控人疑赌输数十亿身家

即使通过股价操纵在高位不断减持套现达数十亿,但这些在常人看来已经是天文数字的资金似乎远远不能缓解肖文革的紧绷的资金链条。

2018年11月,印纪传媒曾发布公告,控股股东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动人印纪时代(天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满足资金需求,分别向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及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所持公司股票进行质押融资共约6亿余元,该笔质押到期后,肖文革一方出现了违约,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强制执行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上述有关上海信托质押事件仅仅是肖文革众多资金拆借违约事件的冰山一角。

据2018年11月23日印纪传媒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动人印纪华城、印纪时代涉诉事项累计涉诉金额高达78.85亿元,其中肖文革涉及的诉讼金额为57.35亿元。

2019年以来,肖文革所持全部股份被轮候冻结七次。最近一次是5月16日,肖文革所持全部公司股份7.79亿股先后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轮候冻结期为3年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据叩叩财讯获悉,在2018年9月,印纪传媒时任独立董事范红、郭全中、张然三人更向深交所递交印纪传媒举报材料,称公司可能存在损害中小股东权益的违规事项。虽然外人至今无从得知上述几位独董具体的举报信息,但从其后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内容则可略略窥见一二。

2018年9月26日,深交所要求印纪传媒详细说明并披露公司是否存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公司对外提供担保是否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此外,据2018年印纪传媒年报显示,至2018年年末,*ST印纪流动负债105.12亿元,流动资产25.98亿元。逾期债务本息超过9亿元,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截至2019年4月3日,公司银行账户已冻结资金占公司货币资金余额90.42%。

肖文革到底缘何需要如此大额的资金?印记传媒缘何财务恶化已如此?或许从业印纪传媒 002143 股吧内的一则传闻上可以找到答案。

叩叩财讯从业内一位知名掮客处获悉,引发肖文革资金问题的源头或与其“涉赌”有关,该人士称其赌输了数十亿级别以上的巨额资产。

在2018年底曾爆出的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在塞班赌输百亿资产的消息后,刘立荣现身承认参与赌博,但其否认自己赌输了百亿,仅表示就输了“十几个亿吧”。

据上述知名掮客称,刘立荣与肖文革为相熟的赌友,在刘立荣的赌局上,亦常有肖文革身影。

叩叩财讯曾就有关问题多次拨打印纪传媒董秘办电话,但截至到截稿,或无人接听,或被告知董秘不在国内,无法答复。

虽然灯火将下登台,笙歌即归院落,印纪传媒在资本市场的旅程已然终局可见,但剩下的依然还有许多值得被市场追问或质疑之处是不应该被那一地喧嚣后的“鸡毛”所隐藏。

(完)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